军事

您的位置: 主页 > 军事 >

《军事纪实》之《最后的军礼》脚本

发布时间:2021-09-18

  入伍五年,他曾上千次护卫五星红旗在广场冉冉升起;服役期间,他将最后一次执行升旗任务。离别战友,铮铮铁骨洒下柔情热泪;告别军营,面向国旗他庄严地举起了右手……

  栗春是国旗护卫队的一名武警战士,和往常一样他准备参加今早的升旗仪式。在国旗护卫队的五年中,他曾上千次护卫五星红旗在广场升起,所不同的是他就要复员了,今天是他最后一次执行升旗任务。

  “执行五年的任务,今天最后一次,我一定会把它当成我的第一次来对待,很舍不得。”

  1999年,栗春从河南省夏邑县入伍来到国旗护卫队,2000年起参加广场升旗仪式,2001年选改为一级士官并当上了班长。如今让栗春感到欣慰的是,在这支威武雄壮的队列中有一些班长都是他带过的兵。

  “落地这块儿,前面的没有后面的控制枪控制得稳,在落地这块儿,但是后面的没有前面的跟随好。”

  “汗都流下来了,可以,前两天我搞军训,他们来看咱们降旗训练,都老夸你长得比较帅,那个第三名长得真是帅。”

  在升旗仪式中,栗春的站位在方队的第一排,1米85的身高和标准的礼宾动作,让他在当兵不久就站在了这个被称为“排头兵”的位置上。转眼间五年过去了,今天的升旗仪式结束后,栗春就将离开这个他熟悉和热爱的岗位了。

  通往广场的这条路,栗春曾风雨无阻地走过无数次,但这一次,从金水桥到国旗杆下的138步,成了他军旅生涯最后的征程。

  对于观看升旗的人们来说,明天这里还会有同样庄严的仪式,但只有栗春最清楚,那时升旗的方队中将不会再有自己的身影,刚刚过去的那一幕也将成为他一生中最难忘的记忆。

  “当国歌响起的那一刹那,真的很想哭,但是怎么说呢,毕竟五年了,最后还是承受住了。”

  每年送老兵,栗春都能听到这首歌,但现在听起来,他的感受更深了。今天国旗护卫队数十名退役战士将分批离队,虽然栗春走的时间是在明天下午,但此时的他已经被这种特殊的气氛深深的感染。

  “想写什么写什么,未来的祝福,对我的感觉这几年来,不能低于100字,以后拿起这个东西一看,你们的音容笑貌都立刻浮现在我的眼前。”

  “他们这批兵里面,有四个从他们当新兵我就带他们,一直跟着我,可以说他们这两年一直跟着我,现在看他们走了舍不得。本来想着不哭,不哭,坚强一点,自己是班长,做好榜样,但是这种气氛(没法控制)。”

  “这种眼泪,我认为才是真正男子汉的眼泪,这才叫男子汉的眼泪。部队怎么说,这段岁月不能忘记,每一件事情前前后后我们回想起来,那都是非常令人难忘的,你们以后也一样,在部队好好锻炼,就要多遇挫折,这才能锻炼。你只有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,你才能知道,你才能明白这件事。”

  “帽子也一样摆齐,干每件事情我告诉你,干什么事细节都很关键,你没看我以前带你们,我很注重细节,每一个小的环节,都要做好,知道吗?不是有句话嘛,细节决定成败,是不是?大事谁都能想到,往往影响大事的事,都是小事,是不是这样?”

  “每打开一扇窗户不透透气,每天你早上起床之后,记着不要打太多,打太多了有点冷,早上起床之后,至少打开一扇窗户,下午午睡起床之后打开一扇窗户。”

  五年来,栗春练就了一身标准、精到的队列动作,为此他还经常到别的部队传经送宝,但此时此刻,他却和操场外的群众一样成了旁观的游客。

  “刚才我看他们集合取枪的时候,我就想,有一种冲动,就是还想再去降旗,但是不可能了,已经成为一种历史了。”

  “指导员,下一批还有我们老家的,河南夏邑的,今年里面有我们商丘的,招三个队员,一个队员是我们那的,我回去不行再来一次。”

  下午4:50分是今天广场的降旗时间,再也没有机会参加升降旗的栗春,在每天最紧张的时间里却突然间变得清闲起来,他真的有点不大适应。

  “如果说你们要有心的话,从明天开始,你们走路两个人走路就是一排走,三个人走路就是一路走,现在也没有老兵了,都是些班长、副班长,那么你们自觉地做,我敢保证,你们将是一个典型,好的典型,因为指导员这两天要抓一下典型,要有些事例,是不是?别是是的,看我跟你们念经似的,要听进去,不管听进没听进去。”

  “我现在一跟你们聊起天来,我都感觉不到我的衔已经摘了,我都感觉不到,其实一转眼也该走了。”

  随着退伍老兵的陆续离队,平日里热热闹闹的国旗护卫队,今天显得多少有点冷清,此时距栗春离队的时间还有5个小时。

  “他们刚分了班,都在收拾卫生,我过去帮忙,他们也不让我帮忙(你没想出去看看),不想出去,现在没走之前,还算是中队的一员,当然真正走了之后,再回到这个中队,那只能算是客人了,所以说,我现在能多在我们这儿多呆一分钟就多呆一分钟,以后有的是机会出去。”

  “巴不得看电视,以前一个星期才能看两次电视,星期二、星期六晚上,那都是有组织的,现在我刚才跟我们指导员说我看电视,我一看,还真看不下去了。”

  “快复员了,领钩还扣得这么好,你看始终保持革命军人的本色,是啊,你回家之后,你不可能再穿这身衣服了,最后一次了,穿军装就穿得好一点。”

  “我刚起一个问题,我在咱们中队五年了,我还不知道咱们中队有多少根柱子呢,线根,我刚才数了数,还真不知道以前在这地方也没在意这些东西,觉得自己在这地方吧,每天进门出门都能看到这些柱子,到现在才发现,最熟悉的东西原来还挺生疏的。”

  “不过家里面,你吃得再好,吃不出咱部队这个味儿,真的,咱们都是自己包的,自己包的吃得香。”

  “别把我引哭了,别哭,我走了还回来呢,回来看你们,别哭别哭,好好干就行了,知道吧,千万不要哭,舍不得舍不得的,我走了不是以后还来看你们,别哭,你看,这么不坚强,都转成士官了,别哭别哭。”

  “别哭,别说了,以后干得只能比我强,知道吗?跟着我这两年,可能有哪做的不到的地方,你们要弥补了。”

  “我会看你们来的,行了,别哭,别弄大家都伤感,你们下午还都降旗呢,别都伤感,行了行了,再见。”

  2004年11月26日17时,23岁的栗春带着一段美好的记忆,登上了返乡的列车,开始他新的人生历程……